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商周報導 – 台灣原創動畫導演 冷子健 高嘉淇 堅持原創理想 開拓臺灣動畫新視野

 

 

商周報導原文


每一位動畫師,心中都有想作一部動畫電影的渴望,但是能夠實現夢想的人少之又少。在錦州街一個不起眼的小小空間裡,卻有一家名叫「幻想曲」的動畫公司,投入五年心血,作出臺灣第一部原創、自製的3D動畫長片《憶世界大冒險》。立下這座里程碑的推手,是投身動畫工作十多年的導演夫妻檔—冷子健和高嘉淇。

 

忠於夢想,把自己放到對的舞台

 

「其實我們兩個都不是本科系出身的。只是剛好從小都喜歡塗塗畫畫。」高嘉淇劈頭一番話,顛覆了一般人的想像。學生時代,在家人的建議下,冷子健就讀的是電子科,高嘉淇念的是商科,八竿子和動畫打不著。事實上,當年國內各大專院校裡頭,也還沒有3D繪圖的課程。

 

然而,兩人心裡想從事創作的火種卻從來不曾熄滅:畢業後,冷子健到書店打工、搬貨、也送過報紙,一天兼上三份差,為的是趕快存到學費,好去職訓中心學習廣告設計;同一時間,半工半讀的高嘉淇,經歷也不遑多讓,當過總機小姐、服務生,直到出國留學時,刻意選讀了臺灣沒有的多媒體藝術(Computer Art)科系,才讓她重新擁抱自己所愛。

 

這兩個同樣有著曲折求學經歷的人,爾後在動畫公司任職時相遇,一拍即合。當年,《玩具總動員》掀起旋風後,擅長代工的臺灣業者,從2D轉型3D繪 圖,並在其中殺出一條出路:前端的劇本、分鏡、腳本、造型全由國外提供,後續繪圖的部份—舉凡建模型、貼材質、調動作、打燈、算圖—則由國內公司一手包辦。有效的流程控管,甚至吸引國際知名導演捧著大筆資金入股。

 

這段期間,兩人在這行逐漸茁壯,從實戰中累積起製作3D動畫的技術。他們作出了樂高的生化戰士、任天堂的大金剛王國等等國際知名的3D電視動畫,薪水也跳了好幾級,但心中總覺得有什麼不足的地方。

 

首先離開原崗位的高嘉淇,回到家裡協助父親的事業,也是在這段期間,她發現了自己的侷限。「工廠面對的客戶都很直接,我好幾次被罵到嚇呆,反觀身邊當業助的小女生,學歷也許沒有我漂亮,應對進退卻是我比不上的。」多繞了一圈,高嘉淇這才領悟:「原來人還是要放在對的地方。」

 

幸虧前一份工作的好表現,讓高嘉淇還是常常接到來電,詢問她是否願意接案。有了前面的一番徹悟後,她重作馮婦回到3D動畫領域,案源穩定後,更把男朋友冷子健一塊找來,成立了「幻想曲數位內容有限公司」。

 

對冷子健來說,要挑戰創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最終說服他的,是心中那股不願意一輩子幫國外作代工,想要創作的熱情。「我發現即使原來的工作賺得多, 但最開心的時刻,還是私底下自己編故事、想角色、作造型的過程。」想通後的冷子健,終於決定跟著女友跳下海,他告訴高嘉淇,「我們要拍一點自己的東西!」

以超越現狀的企圖心,及破釜沉舟的決心,始得動畫之夢逐漸踏實。

 

不畏艱難,用成果鼓舞產業前進

公司成立後,重頭開始的兩人,每一分錢都儘量花在刀口上,就連電腦都是自己跑去光華商場組裝來的。冷子健堅持,幻想曲的作品,「一定要原創,一定要3D,一定要清晰易懂,我們要顛覆大家對臺灣動畫的印象。」

 

然而這條雄心壯志的路走來艱辛,雖然幻想曲拍出的第一部原創動畫短片《蝕憶巨獸》深獲好評,贏得新聞局一千萬元的動畫長片輔導金,也拿下吉隆坡國際動畫影展最佳動畫短片。可是,當以《蝕憶巨獸》為故事原型,重新創作的《憶世界大冒險》開拍後,所有的困難都跑出來了!

 

原因在於,3D動畫電影,是標準的慢工出細活:一位動畫師,一天只能輸入三秒的動作,這還不包括前置的腳本、建模等等流程。正因為拍攝一部長片所需人力龐大,動輒就是數千萬元以上的投資,難以得到金主青睞,兩人只好一邊替廣告公司、電視台開發3D動畫,一邊存錢補足資金缺口。

 

為了一圓臺灣首部原創3D動畫長片的夢想,剛結婚的兩人,甚至連成家買房的錢都投了進去。高嘉淇說:「放棄很簡單,選擇一條難走的路,不是每個人都願意,但只有堅持走下去,才有機會實現夢想。」

 

五年後,幻想曲在一片不看好的聲浪中,真的拍出了臺灣第一部原創3D動畫長片《憶世界大冒險》,並且得到了二○一一年經濟部數位內容產品獎的肯定。儘管過程萬分艱辛,最終這一遭沒有白走,「正是因為辛苦過,才更會發自內心享受成果的美好。」高嘉淇說,「最近,開始有其他團隊也想跟進了,大家都說,看到那對夫妻帶著幾個人都能作出來了,自己應該也辦得到吧。」兩人慶幸,當初咬牙撐下去的成果,總算起到了示範作用,帶動更多人投入這塊領域。相較於當個追隨者,冷子健夫妻選擇當開路先鋒,深知只有親身經歷過程,才能飽覽沿途風景。

 

正因為有冷子健和高嘉淇的堅持,臺灣動畫界的原創生命力,才有機會讓全世界都看見。萃鍊的過程儘管艱辛,收獲的那一刻卻是甜美的。就像一杯上等的威士忌,唯有經過多年耐心等待,才能換來入口時,最是深刻醇厚的芳香。